025-52410809
025-52410819

  • 100
  • 99
  • 98
  • 97
  • 96
  • 95
  • 93
  • 90
  • 87
  • 85
  • 83
  • 82
  • 81
  • 80
  • 79
  • 78
    聯系方式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


    電話:025-52410809 025-52410819
    傳真:025-52410809-80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江蘇省南京市秦淮區漢中路1號南京國際金融中心19樓
當前位置:首頁 > 道多案例 >

因故意傷害被判有期徒刑,二審律師運用豐富辯護經驗實現緩刑。-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典型案例

2020年04月20日 次瀏覽

承辦律師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律師 朱躍東

 

【成功案例入選理由】 法律法規理解透徹,適用準確,依法幫助當事人實現緩刑。

【基本案情】 甲的父親向我們陳述:

XXXX年X月X日晚,甲租車前往A地途中,遭到乙及乙的表哥丙攔截。乙、丙要求甲將所租車讓給乙丙二人,甲拒絕,三人發生口角乙將甲踹倒,丙也上前作勢要毆打甲,但被現場其他人勸開甲跑到附近餐館的廚房一把菜刀出來追趕乙丙二人追趕過程中,甲用菜刀將丙背部、左手等多處砍傷。

丙被甲砍傷后,被送附近醫院接受治療,甲主動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

在丙接受治療期間,甲及甲的家屬主動為丙支付醫療費用,希望能就此事與丙達成和解。

丙的經公安機關鑒定的結果是:背部構成輕傷一級,其他部分構成輕傷二級。公安機關依法偵查本案后提請檢察院提起公訴一審法院認定甲構成故意傷害犯罪,判處甲有期徒刑NN個月

甲對判決結果不服,甲的父親委托我們的律師為甲依法上訴。

【我們對本案的分析意見及工作方法】 我們認為,刑事案件中被告人對法院的判決結果不服,無非是在罪與非罪、罪與彼罪、罪輕與罪重、罪行與處罰結果是否相當這幾個問題上,與公、檢、法的認識存在不同。因此,律師通過對這些問題的分析和處理,與公、檢、法,特別是與法院取得共同的合法認知,是律師在刑事案件中依法履行辯護職能的工作方向;深入案情,重事實、講證據,不偏不倚從犯罪構成的角度,認真分析與具體案件有關的問題,是辯護律師實實在在履行辯護職責的具體工作內容。

具體承辦本案的朱躍東律師,在甲的父親向我陳述的基礎上,會見了甲,調閱了本案的一審卷宗,仔細研究了一審法院的判決后發現:

一、甲在本案的一審過程中,過于自我強調以下幾個對甲有利法律因素的消極法律效果

1、甲強調,甲是在遭到乙、丙非法攔截以后,在乙對其提出非法要求后,被乙踹倒,丙也作勢要上前毆打甲的情況下,才跑到附近餐館的廚房一把菜刀出來追趕乙丙二人并在追趕過程中,將丙背部、左手等多處砍傷(以下簡稱:事實一)。

2、甲強調,案發后,甲主動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也就是,甲希望法官千萬不要忘記,甲是具備法定的、可以從輕處理的自首情節(以下簡稱:事實二)。

3、甲強調,在丙接受治療期間,甲及甲的家屬主動為丙支付醫療費用,希望能就此事與丙達成和解(以下簡稱:事實三),希望法官意識到甲及甲的家屬在案發后的態度。

但是,甲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過于強調上述對有利的三個法律因素,可能產生的消極法律效果是:

1、甲過于強調事實一,雖然甲沒有直接說明自己的行為是正當防衛的問題,但是,甲的這種強調,客觀上是會起到引導法官第一思維方向的,即不能不讓法官首先去思考,甲的行為是否屬于正當防衛的問題。

2、這樣引導了法官對本案的第一思維方向的直接后果是,很可能引導法官進入這樣一個思維模式,即:如果甲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因為正當防衛是不構成犯罪的,那么,事實二和事實三在本案中就沒太多的法律意義,事實二和事實三就不再會是法官思考的重點了;如果甲的行為不屬于正當防衛,那么,甲的行為就會被法官認定為犯罪,而在法官認定的行為構成犯罪的情況下,法官肯定會不自覺的去思考甲是否認罪這個問題的。

3、即使甲過于強調事實一,可能導致法官的思維從甲的行為是否屬于正當防衛這個范圍延伸思考到甲的行為是否屬于防衛過當的問題,因為防衛過當也屬于刑事犯罪,所以,即使法官有可能認定甲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那么,由于法官的思維基礎依然是甲是構成犯罪,而在法官認定甲構成犯罪的情況下,如果甲不能讓法官感覺到甲已經認罪,這對法官最后決定給予甲什么樣的具體處罰,肯定是有直接影響的。

4、由于甲過于強調事實一,暗示法官事出有因,所以,很可能會不自覺的引起法官產生甲是否試圖利用“道德綁架”方式,影響法官對本案依法進行判決之嫌疑。司法實踐中,越想綁架法官的思維是越容易引起法官的逆向思維的。綁架法官的思維是自以為聰明,但是絕對在本質上是愚蠢的。

所以,由于甲在本案的一審過程中,過于自我強調事實一,而忽略了事實一和事實二、事實三之間的關聯和對立,把法官的職業思維進行了錯誤的引導,淡化法官對事實二和事實三的高度重視,不能不說是甲一審辯護方式一種失敗。

二、甲對有利自己的法律因素所需要具備的條件之忽視,導致的消極法律意義。

事實二和事實三,肯定是對甲有利的法律因素,但是,這些法律因素要成為真正對甲有利,應該是有條件的。而甲忽視了這些條件,正是這些法律因素未能對甲有效作用的根本原因。

1、從表面上看,甲強調事實二,無非是告訴法官自己有自首情節。但是,根據法規定,自首絕不是自動投案這么簡單,一般情況下自首必須具備以下條件:(1犯罪人自動投案。2自動投案的目的是向司法機關坦白自己的罪行。3犯罪人必須接受審判。所以,甲在對事實一進行強調,給法官有不認罪的感覺時,事實二對甲的有利法律作用,是會在很大程度上降低的。

2、深入本案案情,“甲租車前往A地途中,遭到乙及乙的表哥丙攔截”,肯定不會是無因的。根據公安機關的偵查結論,對照甲本人和其父親基本一致的陳述“乙、丙要求甲將所租車讓給乙丙二人”,“甲租車前往A地途中,遭到乙及乙的表哥丙攔截”的原因,顯然是甲和乙、丙之間存在其他經濟糾紛,而不是乙、丙二人隨意選擇犯罪目標而對甲進行攔擊。否則,公安機關是不會不追究乙、丙二人的刑事責任的。

將這一事實對應到司法實踐中,司法部門尤其是法官的職業認知規則是:①假設被告人有理,被告人是否就可以對無理方實施犯罪行為,如故意傷害行為等等。②如果被告人對無理方實施了犯罪行為,犯罪后果是決定被告人承擔刑事責任的基礎。但是,起因上的是非,也有可能成為對被告人可從輕處罰的酌定情節。③起因上的是非可能成為對被告人可從輕處罰酌定情節的啟動,應該啟發于司法部門尤其是法官,而不應該由被告人過多強調。被告人過多強調自己對無理方實施犯罪行為是有道理的,法官一般會自然的推定,如果因此對被告人從輕處罰,那么,被告人再次遇到類似情況時,還會實施犯罪行為的,由此認定被告人的社會危害性。

所以,離開或者忽視了一定的條件,有利自己的法律因素未必能產生積極的法律意義,這是處理任何法律問題在技能方面的認知缺乏。

三、如何爭取對甲有利的法律因素,在本案的二審過程中起到對甲從輕處罰積極作用的法律效果。

躍東律師認為,縱觀本案,雖然甲砍傷丙,是事出有因的,但是,甲的行為還是構成犯罪的。因為乙將甲踹倒,丙也上前作勢要毆打甲,但被現場其他人勸開甲跑到附近餐館的廚房一把菜刀出來追趕乙丙二人追趕過程中,甲用菜刀將丙背部、左手等多處砍傷”這一事實已經說明,“甲跑到附近餐館的廚房一把菜刀出來追趕乙丙二人追趕過程中,甲用菜刀將丙背部、左手等多處砍傷”,是在“乙將甲踹倒,丙也上前作勢要毆打甲,但被現場其他人勸開”以后發生的,刑法在除正當防衛等情況下,嚴禁“同態復仇”和“暴力自救”的原則,決定了甲實施此行為是在希望傷害乙、丙的主觀故意指使下實施的。

所以,朱躍東律師建議甲,在本案的二審過程中:

第一,明確的向法院表示認罪。

第二,通過認罪的方式,讓法官能夠降低對甲社會危害性的認知。

第三,向法院明確表示通過本案,甲已經接受了充分的法律教育,今后,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甲都會依法維權,而不會再以犯罪方式應對

第四,關于甲可以從輕獲得處罰的理由,以辯護律師和二審法官溝通為宜。

甲及其父親,完全認同朱躍東律師對如何有效處理本案的分析意見和建議。

朱躍東律師向二審法院提出:

1、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及有關《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對故意傷害罪量刑標準的規定,本次犯罪行為所對應的基準刑最高有期徒刑NN個月

2、因為甲在案發后主動投案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接受審判,尤其是在本案的二審階段進一步認罪、悔罪,應認定為甲具備自首情節根據有關《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

3、甲在案發后主動賠償了被害人丙部分損失,可酌情從輕處罰,根據有關《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4、本案中,被害人丙對于有過錯或對矛盾激化負有責任,依據B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5、因為“頂格判決”是針對某一犯罪的最嚴重情形而適用的。本案中,甲的犯罪行為是否屬于該類犯罪中嚴重的情形根據以上法律規定,有無必要對甲“頂格判決”有期徒刑NN個月

6、根據本案的案情,尤其是甲在本案二審過程中認罪、悔罪,對自己構成犯罪行為已經有了充分認識,認真衡量其社會危害性,是否可以對甲適用緩刑。

二審法院采納了朱躍東律師的主要辯護意見。

【案件處理結果】 二審判決甲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NN個月,宣告對甲適用緩刑。


Copyright ? 2006-2009 www.osbtwq.tw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版權所有 蘇ICP備11083685號-1

中国长城股票最新消